nba总决赛赛程 > 靈魂冠冕 > 第二章 狼人
    “地上的群獸高呼著不需要神,神便依它,離開了自己的位置?!?br />
    “無盡的光落下,星空、皓月、炎日同時出現在天空?!?br />
    “群獸在光下哀嚎,祈求神歸位?!?br />
    “待光芒清潔了大地,神才歸來,為死去的群獸留下淚水,滋潤了大地,令土地恢復生機?!?br />
    “那淚水便是憐憫?!薄渡裱浴せ奈呤貝?br />
    亞當合上手中的書,沒有繼續看下去,他很清楚后面內容是什么,他看這本書也只是為了這本書上的插畫。

    受限于印刷能力,各個地區同樣內容的傳教書《神言》里面的插畫都不同,一般是由本地的最好畫家繪制的。

    因此從這本書上能夠大致了解當地的繪畫水平。

    以博庫家的條件是買不了任何一本書的,因此這一本書是昨天那位修士借給他的,那位名為弗拉的修士很看好他,認為他如果去神學院進修一段時間,便能成為一位修士。

    亞當委婉的以學費遠遠不夠,拒絕了這個提議,弗拉修士雖然覺得很可惜,但依舊將這本書借給了他。

    亞當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經歷,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。

    他現在極度沒有安全感,以他的身份,在圣天音國這種****的國度,仿佛隨時能夠嗅到死亡的氣息。

    他急需力量,對于這個世界的力量體系,亞當卻因為某種原因,了解程度遠不如神學。

    因此亞當如今的超凡能力,只是憑借著狼人變身帶來的強大體魄在戰斗,欺負一下普通強盜還行,一旦對上其他超凡能力者,那遭遇可能就不會太美妙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今晚上行動還是要小心一點,曼斯拉男爵必定掌握超凡能力?!毖塹畢氳皆私獾降囊恍┬畔?。

    他雖然對超凡力量體系不了解,但是對其他的一些信息,他倒是十分的清楚。

    只要是貴族,那就必定掌握超凡能力,而沒能掌握超凡能力的貴族,那應該就是假貨,或者說貴族“血脈不純”,這種貴族在不久后就會被取締掉貴族名,成為平民。

    那個曼斯拉男爵能在羅亞城建立不小的基業,自然掌握著超凡力量。

    “據說貴族的超凡能力和紋章有關?”在亞當原先的世界,貴族也有著所謂的紋章學,紋章不單是飾徽,也是宗譜、名譽及功績的記錄,而在這個世界紋章還是力量。

    只不過紋章的力量必須要有著相應的血脈,才能修持,亞當便沒怎么考慮。

    看著天色暗下去,亞當和亞利斯以及瑪麗打過招呼,揉了揉莉娜的小腦袋,便回到自己睡的閣樓。

    褪去外衣,躺在床上聽著樓下動靜漸漸停止后,亞當悄無聲息的推開了閣樓的天窗,仔細傾聽著周圍的動靜,沒有異常之后,才開始變身。

    從天窗灑下來的月光,照見了亞當的面容。

    皮膚不算白皙,消瘦的臉龐給人一種堅毅的感覺,黑色的留海若隱若現的遮住眼睛下一個類似于<符號的傷疤,黝黑的瞳孔,在下一次眨眼便已經變成暗紅色的獸瞳。

    身體的每一塊肌肉,每一根骨頭都在動,尤其是面部,嘴吻拉長,一顆顆獠牙變得猙獰,耳朵變尖聳立起來,頭上的黑發也在這過程變白。

    僅僅幾個呼吸,一只渾身白色毛發,毛茸茸的人立巨狼便出現在閣樓。

    狼人變身的感覺十分奇妙,亞當也很難用言語來敘述詳細的感覺。

    而這一次變身,亞當感覺自己多了幾分躁動,源自于血脈的躁動,亞當覺得估計自己血脈快要成熟了,至于成熟之后會發生什么,他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亞當彎著腰不讓自己碰撞樓頂發出聲響,變身之后,自己的身高從一米五,變成了一米八。

    再次傾聽一次后,亞當悄無聲息的躍出了閣樓,從樓頂一躍而下,隱藏在月光的陰影下,快速向著目的地前進。

    狼人的變身能力源自于血脈,這個血脈不單單只是血液,也不完全是亞當上輩子認知基因,而是蘊含著更加神秘的東西在其內。

    可惜對于如何挖掘血脈的力量,亞當并不知曉,反倒是對于如何掩蓋血脈的異樣,顯得更為熟悉。

    落地的瞬間,亞當修長的指甲彈了出來,讓他緊緊的抓住了地面,健壯的身體由極動到極靜一瞬間轉化,他將身體隱藏在陰影之中,就連呼吸都仿佛停止了。

    變身的亞當和平時的亞當是有區別的,他在變身狀態雖然保持著一定理智,但是性格和思維模式都會發生一定的變化。

    硬要比較的話,就是清醒和醉酒狀態。

    人身狀態的亞當比較謹慎,喜歡思考,做任何事都喜歡制定詳細并且周全的計劃,而狼人狀態下的亞當,更像是一個掠食者。

    和常人對狼人的固有印象不同,亞當處于狼人狀態時冷漠、狡詐而又果決,有著強大而又敏銳的掠食者本能。

    兩個提著油燈的人走旁邊的街道走過,卻完全沒有發現隱藏在陰影中的亞當,只需要一個撲擊,就能抓斷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的脖子,連施展神術的機會也不會有。

    “終于要抓到那邪惡的家伙了么?”

    “恩,快點過去,別讓他跑了?!?br />
    那兩人穿著修士服,可以確定是教會的修士,從他們的對話不難聽出,他們又找到一個邪惡的生物了。

    亞當默默的等他們走遠,沒有更多的想法,只希望他們下一次去往的不是博庫家。

    身子在街角一閃而過,亞當已經翻過了院墻。

    院子里兩只兇猛的大狗,在見到亞當后,卻并沒有狂吠起來,反而極為親近的搖著尾巴跑過來。

    這應該算是亞當的個人天賦,幾次踩點,隔著院墻接觸過幾次后,這些大狗就對他極為熟悉,愿意親近自己。

    摸了摸狗頭,讓兩只大狗回去趴著,亞當順著滿是爬山虎的墻壁悄然爬上去,鋒利的爪子牢牢嵌入墻壁之中,因為有爬山虎,也不用太擔心被人發現痕跡。

    順著二樓的窗戶,亞當觀察著屋內的情況,鼻子聳動了兩下,不同的氣味被亞當讀取。

    變身為狼人狀態的亞當,嗅覺變得更加靈敏,雖然他平時并不是多喜歡用這一能力,實在是這個世界大部分地方的環境都不怎么樣,有些過分的地方甚至可以被稱之為毒霧區。

    “還沒熄燈么?”看著燈火通明的室內,進一步觀察起來,他并沒有打算今天就接觸這位男爵。

    來到這里之后,就靜靜伏在窗邊,一邊嗅著各種氣味,一邊靜靜聆聽。

    情報是很重要的東西,一些細微之處反應出來的信息,能夠讓他在之后的接觸中,占據更多的主動。

    凌晨三點后,確定了宅邸里的人全部都休息后,亞當悄無聲息的進入到屋內,轉了一圈后才離開,換了一條路轉回博庫家附近。

    確認了周圍沒有異常,這才從天窗回去,他隱約能夠聽到遠處傳來一些嘈雜聲,但是那和他無關。

    早晨起床,亞當去水井打了一些水,打算清理了一下身體,嗅覺太敏銳了,讓他變得有些潔癖。

    提著水桶路過某個街口的時候,發現那里的一個臺子上面已經堆滿了木材,看來昨晚那人沒能逃跑,晚些時候,或許能夠舉行篝火晚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