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总决赛赛程 > 我真不是大魔王 > 第四章 巫術?
    人體有七百二十個穴位,刺中不同的穴位會有不同的反應。很多大夫治病的時候都會用銀針刺穴調理身體,林大夫就會一點針灸之術,不過算不上精通。

    林大夫聽說過一些圣醫國手治病救人都不用藥物,只需行針即可,一套針灸下來,許多疑難雜癥都可以不藥而愈。據說北越王朝那邊有一名神醫,一針就能將瀕死之人救活,一針也能將一個健康壯漢給扎成瘋子。

    但林大夫還是第一次見到,隨意扎兩針便能讓一個人如木偶般動不了,就像施了定身術一般。

    林大夫感覺全身酸麻無力,手腳身體完全不受自己控制,呼吸都變得微弱了幾分,這讓他內心驚駭不已。更讓他想不通的是,許巡居然也被定住了?這位可是牙將啊,在景國一般要達到七品之境才有資格成為牙將的。

    七品有多強?

    林大夫看過一個牙將將一頭身高兩米的巨熊一刀劈成兩半,那是多么強大的力量啊。許巡剛才出刀了,卻在半路停了,還老老實實湊過去讓李云逸扎針,這也太詭異了…

    “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林大夫聞到一股淡淡的草藥味道,之前他并沒有太在意,此刻房間安靜下來,他才感覺到不對勁。他細品了一下,身心劇震——他聞到了柏子仁、紫石英、合歡皮的味道。

    身為將軍府的大夫,許巡醫術不說頂級,至少不會差得太遠。玩了一輩子草藥,他對柏子仁、紫石英、合歡皮的味道肯定不會陌生。而中午的時候,李云逸好像就問他要了這幾味草藥,如果說這只是巧合,打死林大夫也不信。

    “發現了?”

    李云逸望著林大夫,臉上露出一絲微笑:“沒錯,就是這三位草藥。這三位草藥都是安神之用,不過混合在一起焚燒,卻能讓武者動用真氣時真氣絮亂。林大夫,還得多謝你的草藥啊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林大夫臉上無法展露太多表情,內心卻是驚愕萬分。從中午開始,這位逸王殿下就開始布局了?那么說他早就知道藥里有劇毒了?

    “是了!”

    林大夫內心苦笑起來,如果李云逸不知道藥里有毒,此刻他還能活著嗎?從種種跡象來看,李云逸竟是一名醫道高手,他一眼就看破了藥里有毒,所以才問他要了三種草藥,布了現在這個局?

    那問題來了!

    之前聽說這位逸王殿下很是平庸,文不成武不就,也沒聽說在醫術方面有建樹。目前從李云逸表露出來的這手醫術來看,這簡直比宮內的太醫還要厲害啊,至少這使針的水準,林大夫感覺普通太醫都不如他。

    李云逸沒有理會林大夫,目光投向許巡,手中銀針再次朝他頭部扎去,這一針扎完后許巡目光突然變得呆滯起來,李云逸開口問道:“誰讓你來刺殺我的?”

    “二殿下的密令,聶將軍首肯!”許巡機械般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李云逸繼續問道:“聶陽在外面?”

    “不在,外面只有我的兩個親衛!”

    林大夫內心再次掀起驚濤駭浪,許巡回話的語氣,怎么感覺被控制了魂魄一般?難道這一針扎了之后,能控制人的靈魂?這是什么手段?這已經超脫了醫術的范疇吧?難道是傳說中的巫術?

    “有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林大夫想起李云逸出現的場面,他在南蠻山脈待了半年,雙腿殘廢,丹田被廢,卻能騎乘九品兇獸歸來,九品兇獸還向他下跪,難不成他在南蠻山脈內得到了巫神的傳承,掌握了神秘的巫術?

    李云逸繼續詢問:“城內牙將都是二王子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許巡有問必答:“趙山虎,范勻都是,熊俊不是,他之前是太子的人?;褂辛礁鲅瀾撬耐踝擁娜?,跟隨國主的大軍去攻打蔡國了?!?br />
    “熊俊是太子的人?”李云逸挑了挑眉頭,有些意外:“既然是太子的人,聶陽為何不將他換掉?”

    許巡道:“本來要將他換掉的,現在我國正和蔡國大戰,聶將軍想緩一緩?!?br />
    “熊俊此刻在何處?”

    “在城墻上,將軍讓他今夜值守?!?br />
    李云逸沉默片刻,瞥了一眼林大夫,繼續問道:“此事過后,你們準備怎么處置林大夫?”

    林大夫內心一緊,也有些疑惑,李云逸為何突然問起此事?

    許巡開口道:“殺了,全家都殺掉滅口?!?br />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林大夫眼睛一下紅了,雖然他猜到可能會被滅口,但內心還是抱著一絲僥幸。現在半點僥幸都沒了,許巡不僅僅要殺他滅口,還要殺他全家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李云逸的手突然動了,銀針在林大夫的腰間刺了一下,林大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林大夫,剛才的話你聽見了?”李云逸面無表情地望著林大夫,說道:“你辛辛苦苦替他們賣命,換來的卻是你全家被殺,值得嗎?”

    “殿下饒命,殿下饒命??!”

    林大夫內心既害怕又憤怒,還夾雜著一絲絕望,不斷給李云逸磕頭。

    “你走出這個門后,等待你的將是死亡,而且你全家都會死。這里是將軍府,你逃不掉的?!崩鈐埔薟淮凰殼樾韃ǘ納艏絳炱穡骸澳閬衷諢褂幸惶趼房勺?,那就是幫我,將功贖罪!”

    林大夫身子微微一顫,磕頭的動作停了下來。他仔細想了想李云逸說的話,他的確只有一條路可走了,那就是站在逸王殿下這邊。

    只是…逸王殿下只有一人,聶陽卻手握重兵,本身還是一名八品強者,逸王殿下有勝算嗎?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林大夫很快就想通了,他無路可走,那還有什么猶豫的,他直立起身子道:“殿下需要做什么?草民豁出性命也會做到。草民不求活命,只求殿下到時候能放我家人一條活路?!?br />
    “本王說到做到!”李云逸冷冰冰說道:“只要你幫我,你能活,你全家都能活。你相信本王嗎?”

    “信,信!”

    林大夫望著李云逸的眼神,心中莫名燃起一起信心,這個殿下渾身都充滿了詭異和神奇,或許還有一條生路。

    “好了,聶陽不會給我們太多時間!”

    李云逸擺了擺手道:“你把藥箱打開,我看看有什么草藥可用的?”

    林大夫連忙打開藥箱,另外一邊李云逸隨手扎了一針,許巡那瘦高的身子一下變得軟綿綿的,癱倒在地不省人事。林大夫的藥箱平時各種草藥都會備上一些,挨著南蠻山脈的虎牙關,各種意外都有可能發生,且能讓聶陽親自下令醫治的肯定也不是一般人,林大夫自然要準備充分。

    李云逸隨便掃了一眼,點頭道:“我來念,你來寫,隨后你自行配藥,兩炷香內必須將我需要的幾種藥配好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林大夫不敢廢話,立刻坐在桌前開始書寫。第一種藥非常簡單,就是之前用那三種安神藥配備出來的亂元散,用途很簡單,不動用真氣對人體無礙,一旦動用真氣,聞了亂元散的香味將會真氣絮亂,無法動武。

    后面三種藥林大夫卻有些看不懂了,好在配備起來倒是簡單,都是粉末狀藥粉,只花費了兩炷香時間,林大夫就將四種藥粉都配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將外面兩個親衛叫進來,等他們進來之后,你在后面朝他們頭上撒一些這種藥粉!”

    李云逸指了指第二種藥粉,林大夫疑惑道:“殿下,這藥粉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云逸冷冷一瞥,林大夫再也不敢多問。定了定心神,走出外屋,到了院子內,他沉喝道:“兩位軍爺,許將軍讓你們進去?!?br />
    林大夫和許巡是一起進去的,兩人不疑有詐,快步朝屋內走去,林大夫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進入內屋后,他們看到許巡倒在地上,還有兩個侍女也倒在地上,而李云逸坐在床上,面無表情地望著他們。

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林大夫在二人身后猛然灑出藥粉,二人頓時被黃色藥粉籠罩,兩人本能抽刀,但刀都沒有拔出來就轟然倒地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林大夫害怕地縮了縮身子,兩個親衛最少也有三品的戰力,身強體壯,抗力很強,竟瞬間被藥翻…

    “不對??!”

    林大夫驚疑不定地望著手中剩下的藥粉,剛才撒的時候他鼻子內也有藥粉吸入,為何他沒事?

    “還愣著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云逸沒有解釋,也沒有給他太多時間思考,冷聲說道:“聶陽要不了多久就會派人來查探,你將這兩個軍士拖進來,然后拿著許巡的令牌立即出將軍府?!?br />
    “出將軍府?”

    林大夫有些不解,他離開將軍府,李云逸一個人留在這里如何應對聶陽和他的大軍?

    嗯…

    好像多他一個也不多。

    這會功夫,李云逸已經寫好一封信,隨后拿出一塊貼身玉佩,遞給林大夫道:“出了將軍府,去城墻找熊俊牙將,他看了信會發兵來助我。你記住,信若送不到,本王會死,你和你的家人也必死?!?br />
    “發兵?”

    林大夫愣了愣神,聶陽鎮守虎牙關多年,在虎牙關可謂是威名赫赫,這里的兵敢對他動手?再說了熊俊只是一個牙將,手下只有五百士兵,將軍府駐守的士兵都比他多!

    “還不快去?”

    看到林大夫愣神,李云逸冷斥一聲,林大夫才急忙拿了幾樣物事快步離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沒了,明天開始,每天兩章,下午三點準時更新。

    才藝主播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來,各位老鐵,火箭,跑車走一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