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隊長!”

    不遠處,墮地撞成一團廢鐵的武直上,已經扭曲的駕駛室艙門被人猛的踹開,鉆出一個穿著運動服的少年來。

    相比前面兩人的從容不迫,這少年身上白色的運動服此時灰一道黑一道的,額頭上淌著血,顯得有些狼狽窘迫。

    他不在意從?;ど」就道吹奈渲?,看自己左手提著的一只印有紅白?;ど”曇塹囊痔嵯涿揮興鶘艘院?,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右手抓緊銀灰色的伯萊塔m9手槍,看向了燕尾服。

    而被叫做隊長的燕尾服,此時正負手而立,深邃悠遠的目光盯著一個方向看。

    那里是身姿瀟灑,飄忽不定,如一縷青www.shu28.cc煙一般在荒煙蔓草與稀疏林木之間,縱橫飛躍的騷氣男。

    不過在燕尾服的眼中,風騷男那飄逸的背影,更像是一條狗,一條見勢不妙,喪家之犬一般夾著尾巴逃跑的狗。

    勝局已定,大局在握的燕尾服優雅的擺了擺手:

    “弄死他!”

    西裝壯漢一張撲克臉,沒有一點表情,聲音都帶著幾分電音:“惡魔小隊就剩下他一人了,他跑不掉的!

    老幺,跟我追!”

    那西裝壯漢腳踏地面,用力一蹬竟如綠巨人一般彈跳起來三米多高,一下就蹦出了六七米遠!

    提著手提箱的少年沖上來,將銀色手提箱交給了燕尾服以后,也瘋狂狂奔著追去,雖然比不得西裝壯漢,但在一雙電風扇般瘋狂擺動的雙腿下,也沒被落下多少。

    那燕尾服,提著手提箱,在原地打掃了一下戰場,撿起了蘿莉手里的那根枯藤般的法杖,掂量了一下,露出一個心滿意足的笑容。

    然后看似閑庭信步,卻緊緊的墜在幾人后面,絲毫沒有被甩開的跡象。

    而周揚,此時已經來不及震撼于眼前的場面。

    因為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