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总决赛赛程 > 重生17歲:緣來妻到 > 第1034章 資質愚鈍
    “是啊,唐醫生,有機會你一定要去看看,那個地方的山茶花絕對會讓你驚艷的?!?br />
    露姨端著紅茶出來,還有一疊漂亮的小點心。

    “唐醫生,這是茶花糕,嘗嘗看?!?br />
    點心做的特別漂亮,粉紅色,葉子形狀,還有很多鮮花的花瓣,吃在嘴里滿滿的山茶花香。

    唐很甜看著手上的山茶花糕,突然表情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這個味道竟然和記憶里的味道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唐醫生,不好吃嗎?”蕭一白期待地問。

    唐很甜回過神來,搖搖頭:“我沒事,這個茶花糕好特別啊,真好吃?!?br />
    “那是當然,這是我蕭家的獨門點心,別的地方絕對吃不到?!?br />
    蕭一白話里有話,可惜唐很甜沒聽出來,還以為這一切只是巧合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家孫子追這丫頭追得那么辛苦,這丫頭還真是遲鈍的可以啊。

    蕭一白默默嘆了口氣,捻起一塊茶花糕,神神秘秘繼續說:“我家這個茶花糕之所以特別,是因為這里面的配方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特別的配方???”唐很甜不出所料被傻乎乎的套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我們蕭家的人都有一個通病,沒有一個胃是好的,我內人在世時為此花了不少心思,終于發明了這個山茶花糕,山茶花能健脾養胃,在花瓣盛開的時候采下,一半榨出花汁,一半加糖腌制,這樣可以用做一整年,除此之外,還加了藕粉和葛根粉,都是養胃的,用這兩樣東西代替面粉做出來的糕看起來晶瑩剔透,就像水晶一樣,這是我太太獨家發明,所以外面絕對買不到?!?br />
    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這丫頭總該明白了吧?

    蕭一白等著唐很甜領悟,然而唐很甜傻還是一點頓悟的跡象都沒有,吃得津津有味:“原來這是藕粉和葛根粉做的啊,怪不得那么漂亮嘿嘿?!?br />
    作為一個教育人,遇到這么一個資質愚鈍的學生,蕭一白扶額,有些束手無策了。

    他就只差沒有明說了,怎么這丫頭就一點都聽不懂呢?

    露姨知道蕭一白在想什么,又從廚房里拿出來一盤茶花糕:“唐醫生慢慢吃,還有很多呢,我去給你打包一點帶回去,孫少爺也特別喜歡吃呢?!?br />
    露姨說著起身又去廚房,回來時領著一個精致的小食盒,裝了滿滿一盒茶花糕讓唐很甜帶回去。

    那么好吃的東西唐很甜自然不會一個人吃,回去的路上拐去了醫院帶給何群,正好碰到艾小暖也在,吃得一塊都不剩。

    不過唐很甜一點罪惡感都沒有,反正蕭雨澗也不一定會回來,留不留無所謂。

    正當她這么想的時候,蕭雨澗正郁悶的在公司上班,從早上開始胃就開始難受,中飯也沒胃口吃飯,到了下班時間,也沒有走的意思,加班到了半夜,直接去了酒吧,剛坐下沒一會兒,就有個女人來搭訕。

    他似笑非笑的瞥了那女人一眼,女人立刻往前靠了靠:“帥哥一個人?正巧我也是,一起喝一杯吧?!?br />
    女人把自己的酒杯往蕭雨澗唇邊遞。

    蕭雨澗換了個坐姿打量女人,鵝蛋臉,大眼睛,尖下巴,高鼻梁,嘟嘟唇,一張標準的網紅臉,夜店的標配,明明是他再熟悉不過的東西,現在入眼卻讓他莫名覺得反感。

    腦海里不自覺浮現出唐很甜那圓圓的臉蛋,純天然沒有一點人工加工的痕跡,想捏臉蛋就捏臉蛋,想刮鼻子就刮鼻子,不像這個女人,臉頰額頭都是玻尿酸,輕輕一碰就會凹陷出一個坑,鼻子是墊的,風大一點都能吹歪!

 &nbs p;  該死的,他怎么又想起那沒心沒肺的小女人?

    唐很甜就是再好有什么用?她根本不喜歡他,不僅如此,還嫌棄他臟,覺得他惡心!

    是啊,他什么時候干凈過?

    在這個大染缸里,哪個人能干凈???

    她不把他當回事,有的是女人喜歡他!

    想到這里,蕭雨澗自暴自棄咧嘴自嘲,然后朝女人勾了勾手指,女人喜上眉梢,整個人往他身上靠。

    酒一杯一杯下肚,他很快就醉了,一整天沒吃東西的胃發出強烈抗議。

    “嘔……”

    蕭雨澗難受的推開女人,跌跌撞撞往洗手間去。

    吐出來的都是酒,酒精讓他暫時忘記了唐很甜,但隨之而來的胃痙攣痛得他幾乎都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“方一俊……過來接我……我在酒吧……”

    方一俊接到電話后用最快速度趕到酒吧,把蕭雨澗扶上車。

    車廂捏頓時一股濃烈的酒氣。

    這是喝了多少酒???

    方一俊瞠目結舌,這哪是喝酒啊,根本就是自殺哎,跟了蕭雨澗幾年,鮮少看到自家老板喝成這樣,他嘆了口氣,認命地把人往家里送。

    熟睡中的唐很甜突然聽到腳步聲,猛地睜開眼,確定有人在往樓上走。

    他回來了?

    唐很甜雖然很想走,但又怕激怒蕭雨澗,所以只能留下來,想著找個機會和他好好談一下。

    豎起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,很快腳步聲又朝廚房而去。

    應該是肚子餓了。

    他連鍋子在哪里都不知道,能做出什么?

    唐很甜歪頭想:如果她幫他做頓好吃的,他是不是能心情好一點然后愿意讓她走?

    吃人嘴軟嘿嘿,這是個好機會呢。

    說做就做,她連忙爬起來,悄悄推開房門果然看到廚房里面亮著燈,但走近了才發現正在灶臺前忙碌的人竟然是方一俊。

    “哎?方先生,怎么是你???”唐很甜眨眨眼,奇怪問。

    正在煮醒酒湯的方一俊回頭,看到唐很甜,不好意思說:“唐醫生,對不起啊,是我把你吵醒了?!?br />
    “沒事,我本來就還沒睡,醒酒湯啊……蕭雨澗又喝醉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蕭總今天喝了不少酒,哎,也不知道他的胃怎么樣?今天好像都沒吃什么東西,要不我再給燒個粥吧……”

    方一俊想到了什么,又去拿了個鍋子。

    “蕭雨澗的胃怎么了?”唐很甜幫他攪拌醒酒湯。

    方一俊邊洗大米邊說:“蕭總有胃病,偏偏還不當回事,不舒服了也自己忍,有一次出差都胃穿孔了,差點把我嚇死?!?br />
    說話間,方一俊已經把淘好的米放到了灶臺上:“唐醫生,你去睡吧,這里有我?!?br />
    煮粥少說要半個小時,都已經凌晨三點,等弄好這個晚上也差不多要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蕭雨澗老是會半夜把你叫出來嗎?”唐很甜看方一俊穿的還是家居服,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是被蕭雨澗從床上叫起來的。

    方一俊剛想回答,突然看到門口一道黑影,頓時打了個激靈:“老板!”

    唐很甜回頭,果然看到蕭雨澗站在自己身后,也不知道多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