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蓉剛做好早飯,正準備去田里送飯,就看大壯忽然回來了,“咦,大壯,你怎么就回來了?!”說著,朝他身后望了望,“富貴和柳柳呢?他們怎么沒跟你一起回來?”

    大壯沒說話,只是一屁股坐到凳子上。

    李蓉看此,皺眉,“你說這孩子怎么突然這么不懂事呢?你表哥表妹來幫忙,你怎么能讓人家在田里自己先回來了呢?”

    “娘,你知道啥呀?”

    聽大壯語氣不對,臉色好似也陰沉沉的,李蓉察覺到不對勁兒,趕忙上前,“咋地了這是?跟誰鬧別扭了嗎?”

    大壯看看李蓉,繃著臉不吭聲。

    “柳柳和富貴呢?”李蓉問,看大壯還是不吭聲,就有點急了,“哎呀,你倒是趕緊說話呀,你是不是想急死我!”

    大壯抿著嘴,看李蓉真的急眼了,才悶著氣說道,“他們回家了?!?br />
    “回家了?咋突然就走了連說一聲都沒有?”李蓉皺眉問著,擔心道,“大壯,你是不是跟富貴和柳柳惱別扭了?”

    只是又想不出來,他們表兄妹之間有啥別扭可鬧的!

    聽到李蓉的問話,大壯看看她,隨著猛然起身,大步走進堂屋。

    李蓉看此,忙追了過去,“大壯,你倒是……”還沒說完,被大壯沉聲打斷。

    “他們根本就不是來幫忙的,而是奔著給李柳相看女婿才來的?!?br />
    聞言,李蓉一愣,“你,你在說是啥子呀!”

    “我說,他們是來這里給李柳相看女婿的?!貝笞陳腔鵪?,“且李柳相中的還不是別人,正是呆呆?!?br />
    聽言,李蓉一驚,忙道,“大壯,這話可不敢亂說,這事關女兒家的名節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輕重,也就是知道關系女兒家的名節才把他們給趕走的?!?br />
    “他們,你把他們趕走了?”

    “是我趕走的!若是不把他們趕走,難道讓李柳繼續沒羞沒臊的黏著呆呆嗎?”大壯對著李蓉,臉色難看道,“今天在田地間,李柳前屁后的跟著呆呆,想法設法的跟呆呆套近乎,還有她望著呆呆那樣子……”

    大壯黑著臉道,“就像那狗看到骨頭一樣,那是直勾勾的盯著,就差流口水了?!?br />
    李蓉;……

    這形容,毫無文采,但足夠形象,讓李蓉一下子就想象出了那畫面。

    “最后呆呆被她給瞧的都待不下去了,找了個理由要走,結果她還追到地頭上去了,還好巧不巧的被寧二叔給看到了。你說,這像什么樣子?!?br />
    聽言,李蓉臉色變來變去,“你,你說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難道我還會渾說壞她名節不成?當時,在地里做活兒的父老鄉親都看到了!”

    聽言,李蓉臉色變了變??蠢詞欽嫻牧?!

    大壯惱道,“過去我一直覺得李柳她挺懂事的,現在看來,是我眼瞎看走眼了,沒想到她那么不知羞。昨天,她一直問我呆呆家的人和事,當時我沒多想,以為他就是好奇。畢竟這陣子向我問起呆呆一家的人多了去了,我也沒放在心上??山穸鑫也胖?,她昨天根本不是好奇,而是存了別的心思?!?br />
    李蓉聽了,深吸一口氣,盯著大壯道,“你剛才說呆呆爹也看到了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那,呆呆爹他,他可有說啥?”

    大壯搖頭,“寧二叔當時沒說啥,可心里會怎么想可就不好說了?!彼低?,又補充一句道,“不過寧二叔沒說什么,也許是看在我們家的面上不想讓李柳太難看。不然……有她受的。不是我低看李柳。而是事實在這里明擺著,呆呆他是絕對不可能娶一個農家女子的?!?br />
    就算是娶,也絕對輪不到李柳這個不知羞的。只是這句話,股念著李蓉的心情,大壯終是沒說出來。

    李蓉聽了,不說話了。因為她心里清楚,大壯說的是事實。

    “娘,你也別在家里坐著了,我們一起趕緊去大舅家里一趟吧!將事情好好與大舅和大舅母說道說道,省的李柳和富貴回去不說實話,滿嘴謊話,惹得大舅和大舅母誤會?!?br />
    “對,你說的對,我就這就去?!彼底?,李蓉想到什么,對著大壯道,“你就別去了,在家里待著吧?!?br />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去!有些話你對大舅不好說,還是我來說的好。娘你放心,我會盡量與大舅好好說的,不會讓你在娘家難做?!?br />
    聽大壯什么都知道,李蓉也沒再說什么,娘倆匆匆出了門去了娘家。

    此時,上山的路上,呆呆跟在寧脩的后面,琢磨著怎么跟他爹說才好。

    “你總跟著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呆呆還未想好怎么開口,寧脩已經嫌他礙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幫著爹打獵?!?br />
    是賣乖,也是真心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你幫,你一邊待著玩兒去吧。我想自己打來給你娘補身體!”最好是能打個鹿,鹿肉可是大補。

    鹿肉是大補沒錯!但蘇言真的不需要壯陽。

    呆呆聽到這話,很是懷疑他爹是擔心他分得他的功勞。心里想著,笑笑,對著寧脩道,“爹,你就讓我跟著吧!我不幫忙,我就看著,然后回去跟娘說你是如何辛勞打獵給她的?!?br />
    寧脩聽了,看看呆呆,“那你跟著吧?!?br />
    費心費力了,就該顯擺,就該被贊揚。兒子也是有用的!

    呆呆笑,“好?!?br />
    父子倆一前一后的在山間走著,過了一會兒,呆呆看著寧脩道,“爹,剛才在地頭跟我說話的那個女子,是大壯的表妹,兒子也是第一次見到她?!?br />
    “嗯?!?br />
    看寧脩應的不咸不淡,呆呆靜默了了一會兒又道,“兒子就跟她說過幾句話,別的啥事兒沒有,我沒想過那么早定親成親,我想等到二十多歲再想這些事兒?!?br />
    寧脩聽了,看著呆呆道,“二十多歲再想?是不是太晚了點?當初,我記得我十歲左右看過小畫本就想這事兒了?!?br />
    呆呆: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男子,這事兒該想還是要想,想做就去做!左右吃虧的不是你,怕啥?!?br />
    呆呆;他的父親在教他做渣嗎?

    莫塵:“小公子,主子這話可千萬 與夫人說不得?!?br />
    讓夫人知道主子這么教育小公子,肯定該不高興了。

    呆呆點頭,“我知道?!彼底?,對著寧脩道,“爹,我娘她不會答應讓我這么胡來的?!?br />
    “瞞著她不就行了?!蹦懰檔哪歉齜縝嵩頻?。

    呆呆:他爹是真想教壞他。

    呆呆很懷疑他爹想讓娘把我逐出家門。

    感覺他爹在捧殺他。

    難道他父親對他的期盼是讓他做紈绔子弟嗎?若是,他還真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我爹希望我成為紈绔,我該咋辦呢?

    “我不敢瞞著娘,萬一娘知道了會不高興的?!?br />
    寧脩聽了,瞅了瞅呆呆道,“挺好!為父幼時也是這樣,凡事從不瞞著父母?!?br />
    這個,呆呆懷疑他爹在說謊。

    莫塵:沒有!主子這還真沒說謊。主子小的時候每次做壞事兒,作惡,從不瞞著大老爺。也因此,大老爺多少次都差點被氣死。

    “不過,你不愿意,也沒人勉強你。但,日后找女人,娶媳婦兒,記得找溫柔點的,太過潑辣的要不得?!?br />
    聽言,呆呆看著他父,忍不住小心的問了一句,“那在爹心里,娘她可是溫柔的嗎?”

    “那在自然,你娘最讓我中意的就是她的溫柔?!彼淙慌級笊禱?,但一般都是溫柔似水的。

    想著,寧脩舔了舔嘴角,對蘇言很滿意。

    想著那好滋味,寧脩似發現了目標,拿著弓箭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呆呆站在原地,看著寧脩的背影,神色微妙,他娘……最是溫柔嗎?

    莫塵:主子眼神是真的一直都是有問題的,不奇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時分,寧脩沒回來,呆呆也沒回來,蘇言對著老夫人道,“祖母,我去接接他們父子倆去?!?br />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待蘇言離開,老夫人轉頭對著王嬤嬤道,“我怎么覺得他們爺倆是故意磨嘰著不回來,故意等著蘇言去接呢?”

    寧脩矯情勁兒上來有多矯情,老夫人可是相當清楚的。想曾經,寧脩故意不回來等著他祖父去找他,接他的事兒可是沒少做。而現在,稀罕媳婦兒去接也沒啥稀奇的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這樣也挺好的,二爺稀罕二夫人比啥都強?!蓖躡宙智嶁ψ諾?,“兩口子過日子就該這樣蜜里調油的?!?br />
    “話是這樣沒錯!我就是擔心寧脩把呆呆給帶歪了?!崩戲蛉說?,“呆呆這娃子自來聰明又善解人意,可比他爹這個作貨強多了?!?br />
    “小公子自是好的!可二爺優點也不少呀。不說別的,這世上像二爺一樣護崽子的也不多?!?br />
    “這倒也是?!崩戲蛉慫底牌鶘?,“言言不是已經把菜切好了嗎?走吧,咱們去炒菜去!等做好飯他們也都該回來了?!?br />
    “老夫人你歇著吧,老奴去做就好?!?br />
    “走吧,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動彈動彈?!?br />
    在教倆娃子圣賢書,竭力不讓倆娃子隨爹的寧有壯,看到他娘又進了廚房,嘴里開始犯苦。他娘做的那個飯菜,那味道,好似不想讓他吃似的,他最不喜歡的味道都在其中,讓他難以下咽。

    寧有壯覺得,他也許應該趁著天色還早去鎮上到宗氏那里混晚飯吃。

    “囝囝,囡囡,你們想不想去鎮上祖母家吃糕點?”

    “想,想!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走吧?!?br />
    “好?!?br />
    倆娃子經常跟著寧有壯出門,這會讓寧有壯一揮旗,倆娃子毫不猶豫就跟隨了。

    等到老夫人做好飯菜,發現寧有壯已經帶著倆娃子溜了。

    老夫人:極好!

    寧脩負責帶歪呆呆,寧有壯負責帶歪囡囡和囝囝。

    老夫人桌坐在飯桌前等著人回來吃飯,結果等了許久不見人,老夫人皺眉,“寧脩,呆呆和蘇言他們怎么還不回來?”

    “應該在回來的路上走著吧!”

    沒有!他們這會兒正在與人撕打。確切的說是蘇言正在與人打架!

    事情很簡單,當蘇言找到山上,最先找到了呆呆,當蘇言看到呆呆正要喊他時,就看到呆呆跟前一個婦人叉著腰正對呆呆破口大罵!

    小兔子崽子,竟然敢搶老娘的獵物,今兒個老娘就讓你開開眼,讓你知道點厲害。說著,擼起袖子,抬手就朝著呆呆臉揮去!

    蘇言一看,當即就炸毛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崽兒自己清楚,她兒子雖然也不是純善之人,但絕對不會隨意欺負人,更不會隨意搶占別人的東西?;褂?,她也知道她兒子不會任人欺負,那婦人定然也打不到呆呆??墑切睦鎦朗且換厥露?,護犢子是另外一回事兒。

    知自己崽兒不會吃虧,也見不得有人對他揮巴掌。繼而,呆呆看著朝著自己揮來的巴掌,正欲躲閃,忽而就看一道人影擋在他面前,隨著就朝著眼前的婦人撲了過去!

    “臭八婆,敢打我兒子,你當老娘是吃素的!”說著,就打了起來。

    呆呆愣了一下,在看清是自己娘時,馬上就上前,想攔著,怕蘇言被打到。結果,戰況激烈,他根本就到不了跟前。

    那婦人雖然壯實,但不若蘇言靈活。所以,動起手來,雖然下手很狠,可都落空了。蘇言就不同了,那是一打一個準。

    呆呆看著,不由想到了小時候蘇言與郭氏打架的那一慕。幾年過去了,他長大了,可他娘卻還是一點沒變。

    不管他多大,她依然想護著他!而不管多久沒打架,他娘一出手,還是一點不弱于人。

    待寧脩和莫塵聽到動靜趕過來,就看到蘇言正與人撕打,且還是穩居上風的那個,一看就是打架的老手。

    莫塵:……

    原來夫人這么會打架。猛然發現這一點,莫塵愣過,忽然就想到了之前主子剛剛說過的話。

    女人要溫柔的,潑辣的要不得!

    我最看中你娘的就是她的溫柔!

    這話尤在耳邊。現在……

    莫塵轉頭看向寧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