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燕青?!?br />
    容修微微側首,跟在后面的燕青立刻上前,取出了一疊紙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本殿為族長撰寫的悼文,諸位之后一并在族長墓前燒了,以告慰族長在天之靈吧?!?br />
    說完,燕青干脆利落的過去,將東西分發。

    一人一份,絕無錯漏。

    做到這一步,也算是仁至義盡,無可挑剔。

    楚流玥在旁邊看的嘆為觀止。

    嘖。

    其實從一開始,容修就沒打算為這件事操心,剛才那番話,不過就是說說罷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么一來,一切就順利成章了。

    就算這事兒以后傳出去,也是眾人齊齊請求,他才答允。

    半點怪不到他的頭上的。

    百里淳在云天闕霸權多年,但最終也不過落得這樣凄慘的下場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罷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百里淳就這樣匆匆埋了。

    他本就無兒無女,又因方州城的事兒鬧的聲名狼藉。

    整個云天闕,竟是沒有一人前去祭拜。

    他死后,百里淳這個名字,似是也被眾人快速以往。

    好像這里從沒有過這個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他下葬的當日,祭神殿大殿,容修正式成為云天闕族長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所有的事情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。

    楚流玥知道容修自有安排,也沒怎么插手,來到云天闕之后,就一頭扎進了藏書閣中。

    如容修所言,云天闕的藏書閣里,放的書都極其珍貴。

    有一些,楚流玥甚至在靈霄學院都沒看到過。

    這樣的藏書量,也的確是十分驚人了。

    楚流玥看書的速度很快,一開始只是選醫書來看,后來漸漸的也會選一些雜本孤本。

    她從中學到了不少東西,但卻始終沒有找到最想要的。

    不眠不休的看了幾天之后,楚流玥也不免有些灰心了。

    將手中的書放回,楚流玥長長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容修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書,一時半刻也看不完,還是先休息休息吧?!?br />
    說著,他長臂一攬,就不容置疑的把人打橫抱起,朝著旁邊的小榻走去。

    楚流玥本想掙扎一下,奈何幾天下來,她也的確是有些扛不住了,便老老實實的靠在了他懷里。

    這里的書太多了,她就算是看上半年,估計也看不完的。

    天知道要找到什么時候。

    如果看完,還是沒能找到辦法呢?

    “容修,你說我這樣找,是不是太浪費時間了?”

    容修動作輕柔的將她放在小榻之上,坐在旁側,將她的臻首放在腿上,修長勻亭的手指,便摸到了她的太陽穴,力道適中的按壓起來。

    楚流玥舒服的朝著他懷中拱了拱。

    容修動作一頓,眸色微深的看了她一眼:

    “別亂動?!?br />
    楚流玥立刻老實:

    “哦?!?br />
    容修將她的姿勢調整了一下,這才開始繼續,有些漫不經心的問道:

    “這件事本就沒那么容易,畢竟以前也沒人這樣做過——”

    楚流玥沉默片刻,忽然睜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”不,或許有人這樣做過!“

    她直起身,撲到容修懷中,雙手撐在他的胸膛,一字一句道:

    “我現在就要去桃花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