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总决赛赛程 > 一婚二寶:帝少寵妻無節制 > 第1159章 不好意思,我們家寒總又調皮了
 &shu15.ccnbsp;  第1159章 不好意思,我們家寒總又調皮了

    今天寒家林家聚餐,不但寒教授來了,就連森森也作為家庭一份子出席了,寒媽抱著他和寒教授坐在沙發上逗他,林媽在一旁說著這段時間自己偶爾帶他的一些趣事,惹來笑聲一片,氣氛很是熱絡融洽。

    兩家人在包廂里面落座后,相互聊了些各自的近況。

    寒媽在說起自己近期要在華城舉辦畫展的計劃時,有意無意地看了在和寒藺君聊天的林進一眼。

    林進坐得也不遠,察覺到她的注視,也轉過頭來看了看。

    寒媽對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林進:“?”

    出于禮貌,他也回笑了一下,心里卻是莫名其妙,寒阿姨為啥對我笑得這么……親切?

    林羞在訂包廂的時候就已經跟寒藺君商量好了今晚餐桌上的菜式,所以他們坐了沒一會兒之后,酒店就將菜逐一送上來了。

    秦總親自過來招呼的,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森森本人,夸贊了一番機靈漂亮,等兩家人都上座后,便很識趣地離場了。

    退出包廂的時候跟站在門外守著的服務員道:“寒總和林董兩家人都在里面,你要招呼好了?!?br />
    服務員:“好的,秦總?!?br />
    秦總轉身正準備離開,看到迎面走來一男一女,男人穿襯衫打領帶,一手提著一瓶紅酒,另一手端著一個高腳杯;女的一襲及膝連衣裙,挽著男人的手,一副親昵的模樣。

    這兩人似乎是準備要去敬酒的樣子,這在酒店餐廳里都很常見,他只看了一眼,怪不怪地,也沒多留意,就往另一邊走了。

    男人——盛氣凌問李悠悠:“是不是這間包廂?”

    李悠悠:“對?!?br />
    盛氣凌:“幫我整理下衣領?!?br />
    李悠悠便幫他把已經很整齊的衣領和領帶都重新理了理,又理了理自己的連衣裙,兩人都覺得完美了,才上前由李悠悠敲了敲門。

    服務員:“……”

    包廂內一桌人已經開吃了,一邊聊著輕松的話題,一邊相互招呼喝酒夾菜。

    男人們喝酒的有寒藺君林爸寒爸和寒教授,不過他們喝的酒不一樣,寒藺君和寒爸酒量都欠佳,最多只能喝三杯紅酒,寒教授年紀略大,并且前幾年肺炎康復后就一直在保養身體,偶爾像這樣陪客也僅僅是一杯紅酒,林爸以往都喝的白酒,但今天也配合另外3位,倒上了紅酒。

    兩家媽媽也跟著湊起了熱鬧,她們不跟男人們喝,而是趁著熱鬧的氛圍相互敬酒,沒兩口就臉上都飛起了紅霞。

    寒蘇微齊宣風夫妻倆都不喝酒,只是笑睇著長輩們的熱鬧勁。

    林進還沒到跟長輩們喝酒的年齡,自然不會有人對他勸酒,他也樂得自顧自喝飲料,然后低頭和女朋友發信息聊天。

    林羞一邊吃一邊抱著森森,小家伙站在她腿上好奇地盯著桌上的一眾長輩們,大家都在聊天沒顧上理他,他就時不時哇啦啦叫幾聲想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寒藺君聽到了,偏過頭來看了看,臉上沒什么表情,拿起筷子蘸了蘸林羞杯中的玉米汁,湊到小家伙嘴邊。

    森森被這樣喂過幾次,知道筷子上是香甜的味道,立即就張嘴吸吮了過去,吧唧著小嘴巴,興奮得直跺腳。

    寒藺君勾了勾唇,覺得有趣,放下筷子湊過來,有些微水汽的眸子慵懶地看著兒子,“還想要嗎?”

    森森揮揮小手:“哇啊啊——”想要想要~

    寒藺君壞壞地挑眉,“想要???就—不—給—你~”

    森森:“……”壞粑粑~

    林羞抿著唇忍不住笑了,斜睨著難得流露出調皮之色的大男人,呲牙道:“欺負自己兒子,你也好意思!”

    寒藺君手掛在她身后的椅背上,垂眸看著她,微醺的氣息吹拂過來,撩得她臉頰又酥又癢。他漫不經心地把玩著小女人圓潤的耳垂,嗓音微啞地道:“不讓我欺負兒子,那我改欺負老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靠得很近,仗著兩人坐在靠下方的位置,他又背對著其他人,就這么大喇喇地逗弄著小女人,笑睇她被羞意染紅了的粉嫩臉頰,沒喝酒也仿若喝了般,特別地招人。

    林羞紅著臉推了推他的手臂,“你瘋啦?爸媽爺爺都在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為所動,“嗯,那又怎么樣?你要是介意,我們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林羞又氣又羞,抬手捂住他的嘴,不讓他再胡說八道。

    寒藺君輕笑出聲,氤氳黑眸意有所指地緊盯著她,顧盼生輝。

    林羞實在是忍受不了被他這樣盯視,干脆往下襲擊他大腿,狠狠地擰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男人倒抽口氣,俊臉難得地抽了抽,靠在桌上的另一手緊握成拳,眸光驀地變得又深又沉,還帶著隱隱暗欲之色,陰測測地道:“……今天晚上別想好過~”

    林羞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好像惹毛了……他?

    嗚嗚嗚……現在道歉還來得及嗎?

    “對……”

    她剛發了一個音,就聽到包廂門被敲響了,不止她,一桌子的人也聽到了,全都安靜了下來,朝著房門看去。

    寒藺君坐直身體,面色一整,沉聲道:“進來?!?br />
    門被推開,盛氣凌和李悠悠小心翼翼地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他們本來還挺有自信的,突然見到一包廂的人全都朝他們看過來,這些人里,有威嚴的有威嚴,有氣勢的有氣勢,看見他們倆皺眉的皺眉,頓時就把他們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今天是寒家做東,寒媽上下打量了盛氣凌一眼,包括他手里的酒和杯子,了然又新添疑惑地問道:“兩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悠悠忙上前兩步,笑著道:“您好,您是寒夫人吧?我叫李悠悠,我是林羞的同學,剛才和林羞在外面遇到了,知道你們兩家人今晚在這里吃飯,所以特地帶我丈夫過來給寒總、寒夫人敬酒的?!?br />
    盛氣凌也笑著上前,道:“對對,我是凱豐公司it部總經理,這瓶紅酒是我特地讓酒店送過來的店里最好的酒,獻給寒總、夫人?!?br />
    他將手中的紅酒遞過來擱在桌上,對著桌上的寒家人逐一點頭微笑,最后看向寒藺君,滿臉的諂媚之意。

    寒藺君淡淡地掃視他,緩緩將目光移到那瓶進口紅酒身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事實上,盛氣凌說完之后,所有寒家人都默默地將視線移向了那瓶紅酒:“……”

    盛氣凌和李悠悠沒得到寒家人的回應,頓時就有點尷尬了,對視了一眼,不安起來。

    李悠悠看向林羞,努力擠出一抹笑來,道:“林羞,那個……我們倆是來敬酒的,你……”倒是幫忙開個腔啊~

    林羞抿了抿唇,還真開腔了,笑笑著道:“悠悠,這怎么好意思呢?你花錢從我的酒店里買了紅酒,又送給我們,這是不是太奇怪了點?”

    李悠悠愣了下,細想之下就囧了,還真是啊,從對方店里買酒送給對方……

    夫妻倆這下被自己這沒大腦做出來的事給雷了下,難怪寒家人個個都是這副表情。

    李悠悠反應倒也快,忙又將紅酒拿在手里,急急地道:“那……那我們就用這瓶酒敬寒總和夫人吧,那個……開瓶器有嗎?”

    開瓶器自然是有的,但林羞看她手足無措的樣子,好意地道:“別開啦,這瓶酒可不便宜呢,我們也有紅酒,你就用我們的吧?!?br />
    她示意寒藺君將桌上的紅酒取過來。

    寒藺君睨了她一眼,伸手取了那瓶還剩一半的酒過來,起身慢悠悠道:“上次見過一面,不過忘了你的名字,”俯身問林羞,“姓什么?”

    林羞小聲道:“盛總?!?br />
    寒藺君將紅酒向前遞,淡淡地道:“盛總是吧?我敬你?!?br />
    盛氣凌有些懵,不是他來敬酒的嗎?怎么就變成寒總敬他了?

    忙道:“不敢不敢,我敬寒總才是!”

    寒藺君勾了勾唇角,道:“那瓶酒挺貴的,盛總既然買了,那就帶回家慢慢品嘗吧,我們這里有開了瓶的,盛總也可以嘗嘗?!?br />
    他們的酒是從家里帶過來的,檔次自然很不一般,那品牌普通人見了都不認識,就算撇開品牌不談,讓京華寒總親自倒酒還敬酒,一般人哪里受得起,盛氣凌瞬間就感覺自己腿軟了,忙趨前彎腰遞上酒杯承酒,“不敢當不敢當……”

    李悠悠也是懂得這一點的,臉都僵白了,捧著手里的紅酒幾乎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寒家人個個沉默不語地看著寒藺君這少見的主動行為,原先有人不解,但隨后注意到他的神色,瞬間明白了,也就坐等看好戲。

    按照倒紅酒的慣例,寒藺君給他斟了三分之一杯便放下酒瓶,端起了自己那杯,碰了碰桌面,偏頭看向盛氣凌,“我敬盛總,隨意?!?br />
    也沒和對方碰杯,直接仰頭便抿了口。

    盛氣凌見他已經喝了,也不敢推辭,立即就仰頭將杯中酒一口飲盡。

    李悠悠推推他的手臂,他咽下酒轉頭看去,李悠悠小聲道:“寒總說隨意……”

    盛氣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已經喝完了怎么辦?桌上還有其他人沒敬呢,總不能再讓寒總將酒瓶給他……

    他看了看李悠悠手里的紅酒,正想讓她去開酒,就聽寒藺君幽幽地開口了:“盛總敬過酒了,是不是應該離開了?”

    盛氣凌愣了下,什么?這就要請他離開了嗎?不行啊,他來的目的何止敬酒這么簡單?

    盛氣凌忙道:“寒總,我過來其實是因為我們公司想要和貴司合作,今天已經將項目策劃遞交過去了,不知道寒總是否有接收到……”

    寒藺君已經放下了酒杯,雙手插兜看著他道:“今晚是我們自家人私人聚餐,謝絕談公事。項目策劃既然已經遞過來了,盛經理等著消息就是,又特地跑這一趟,有意義嗎?”

    盛氣凌不敢直視他有些凜人的目光,咽口口水,戰戰兢兢地道:“我……我只是想知道是否有哪里讓寒總不滿意的,希望寒總能給點意見……”

    寒藺君似笑非笑地勾唇道:“哦,就是要點意見這么簡單?盛總還是第一位……借著敬酒的名義來向我索要意見的人,那我是不是要因為你敬酒了,就不得不給出這個意見呢?我—不—給—行—不—行?”

    林羞:“……”不好意思,我們家寒總又調皮了……

    盛氣凌有些傻眼,他不確定寒藺君這話說得到底是開玩笑還是嘲諷。

    據說京華老總跟人談生意時,若是他想要,那氣勢是絕對能讓對方膽寒發顫的。

    實際上他現在就已經有些發顫了。

    不僅有些后悔自己干嘛這么沉不住氣跑過來“敬酒”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寒藺君不等他說話,低頭拿起了桌上的手機,道:“你等著啊,我給我助理打個電話,問問看是否真有你們公司的策劃案——叫什么公司來著?”

    盛氣凌忙道:“凱豐公司?!?br />
    寒藺君撥打了任助理的電話,沒兩下就被接起來了,他也不等對方問話,劈頭就問:“任助理,立即去查一下,是否有一家叫凱豐的公司今天給我們it部發了合作項目策劃過來?!?br />
    那頭的任助理聽得一愣,關于這家公司,寒總前幾天不是已經交代過要給推了嗎?

    他正想應,張了張嘴還沒開口呢,就聽寒藺君又道:“有嗎?哦,那就按照公司規章制度辦吧……公司的規章制度你還有疑問?‘取其精華,去其糟粕’,懂了?”

    任助理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其實寒總這通電話打來根本就不需要他說話是吧?聽著就對了。

    寒藺君:“嘖……信號不好嗎?應句話!”

    任助理咳了咳,忙道:“是,知道了,寒總?!?br />
    “嗯,”寒藺君滿意地點頭,“就這樣,掛了?!?br />
    任助理簡直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寒藺君放下手機,唇角譏誚地看向盛氣凌,“聽到了?已經交代下去了,該怎么做,我公司里的人自會安排好?!?br />
    盛氣凌忙www.shu11.cc道:“是是是,感謝寒總的安排?!?br />
    寒藺君掀了掀眼皮,涼涼地問:“那——你們可以走了嗎?”

    盛氣凌: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寒藺君一字一頓地道:“你—打—擾—到—我—們—一—家—人—用—餐—了!”

    盛氣凌頓時渾身一個激靈:“是!我們馬上離開!”

    抖了抖手,慌忙拉著李悠悠往后退,邊退邊鞠躬道:“打擾各位寒總,寒夫人了,改天再拜shu23.cc訪,再見,再見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出了包廂門,將門關上后,盛氣凌才吐出了自己那口一直梗在喉間的氣,這才發現他不但手在抖,踏馬的全身都在抖……

    李悠悠也后怕不已,問道:“我們……成功了嗎?”

    盛氣凌:“敬酒?算……成功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李悠悠:“那你的策劃案呢?”

    盛氣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,策劃案算成功了嗎?

    服務員:“……”

    包廂內,寒爸剛才一直沒說話,等人走了才皺著眉頭問兒子:“怎么回事?剛才那個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寒藺君用筷子蘸玉米汁喂兒子,漫不經心地道:“無足輕重的人而已?!?br />
    ~

    這一頓聚餐,一直吃到晚上九點半才結束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安排回家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林家人好解決,林進沒喝酒,他直接送父母回去就行。

    寒教授也有些微的醉意了,寒媽擔心他獨自一人回學?;岵話踩?,便提出讓他到他們公寓住一晚,來時寒爸寒媽是坐林羞車來的,回去的時候想想齊宣風的越野車更寬敞,便一起往那輛車坐了。

    停車場內,兩家人道別后,林媽覷著空兒拉著林羞到一旁道:“你婆婆什么時候又出國???”

    林羞:“大概在國內待半個月吧?!?br />
    林媽:“那你到時候安排一下,在她出國前,我們家請他們家吃飯?!?br />
    林羞點頭:“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林媽若有所思道:“那啥……小寒平時談生意都這樣嗎?”

    林羞眨眨眼:“嗯?”

    林媽:“算了,當我沒說?!?br />
    林羞:“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