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厥,軍中大帳。

    “可惡,一個小小是武城,竟然阻攔了我們十萬大軍這么多天,可惡?!?br/>
    他們以為,要攻下武城應該會很快的,但沒有想到,已經打了這么多天,他們折損了一萬多兵馬,卻仍舊沒能攻下武城。

    一眾部落首領臉色難看,但一時半會間,卻又不知道該說點什么。

    “梁國的援軍是不是快到了?”頡利可汗詢問,若是梁國的援軍到了,那他們要攻下武城,會付出更多的代價。

    一名探子上前,道:“可汗陛下,梁國并沒有派援軍到武城這邊,不過,梁國宰相卻來了,兩天以后,應該就能到達武城了?!?br/>
    聽到這個,其他人都有點不解。

    “梁國這是要做什么,難道他們不準備要武城了嗎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太奇怪了,他們到底想做什么?”議論之聲不絕,頡利可汗凝眉片刻,道:“好,只怕梁國是想跟我突厥議和啊,要知道,唐國也已經趁機出兵,梁國的實力本來就已經很弱了,根本撐不起雙方作戰,所以,他們只能與我們議和,而后集中

    兵力,擊退唐軍?!?br/>
    聽到要議和,一眾部落首領這才終于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“可汗陛下,那我們要跟他們議和嗎?”

    “這武城眼看就要打下來了啊,跟他們議和,有點可惜了吧?”頡利可汗搖搖頭:“不,繼續打下去,我們突厥的折損會越來越嚴重,而且唐國那邊,還想坐收漁翁之利呢,我們出兵梁國,想要的也不過是食物和錢財以及女人罷了,只要他們肯給我們這些,我們就是議

    和又何妨?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頡利可汗笑了笑:“梁國就是一頭豬,這頭豬我們不能全部殺了,我們要慢慢吃他們,今天一只腿,明天一只腿,我們要讓這頭豬把我們突厥給養活了?!?br/>
    大家這個時候才終于明白頡利可汗的意思,所以也就沒有人再說什么攻下武城了。

    甚至,在接下來的兩天里,他們根本就沒有再攻城的意思,就只是在武城外面等著梁國宰相陳青的到來。

    兩天的時間說長不長,很快,陳青便感到了武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