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总决赛赛程 > 逆襲 > 第1083章 憂郁的向旭
    與此同時,隔壁的院子里。
電芒長鞭抽打的聲音已經停了下來,唐瑾蘭已經是累得氣喘吁吁。
從剛才開始,她已www.shu16.cc經接連不斷地抽出了幾十鞭。
而且,這些電芒本身就會十分耗費她的能量。
即便唐瑾蘭實力強悍,此刻也已經是有些要撐不住了。
關鍵是,此刻地上的黎南,在挨了自己幾十鞭之后,竟然還跟沒事兒人一樣,這讓唐瑾蘭便徹底沒了力氣。
“怎么樣,你倒是繼續抽啊,用力??!”
黎南一臉求之不得地叫喊道。
說實話,挨到現在,都特么有點上癮了。
“你……”
看到此時黎南這副樣子,唐瑾蘭氣得簡直是要吐血。
她真恨不得要眼前這個討厭的家伙給宰了,可是現在,她的胳膊都已經抽得酸疼,連動手的力氣都沒有了。
看到唐瑾蘭的怒火已經完全發泄完了,也沒有任何還手的力氣,黎南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“我都說過了,我這次真不是故意偷看,我只是來拿我的東西,不小心碰上了而已?!?br /> 黎南整理了一下自己已經被燒焦了一副,一本正經地說道。
“鬼才會信你!你個臭流氓!”
唐瑾蘭沒好氣地罵道。
“我說得可都是實話,你要是不信,我也沒辦法啊?!?br /> 黎南聳了聳肩,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。
“好了,打你也打了,咱們也算是扯平了?!?br /> 說著,黎南便走進了屋子里,將那些裝著藥草的箱子給搬了出來。
“偷看了我,就這樣走了嗎!”
眼見著黎南要離開,唐瑾蘭一步上前,直接將他攔住。
“那要不你想怎樣,難道讓我留在這里過夜嗎?”
黎南痞笑一聲。
“你……”
唐瑾蘭氣得暴跳如雷,身前一陣洶涌。
這時,黎南卻是忽然從懷里拿出了幾張紙,遞到了唐瑾蘭的面前。
“這是什么東西?!”
唐瑾蘭一臉狐疑地問。
“《運雷心法》第二重的功法口訣!”
黎南一臉得意地說道。
事實上,剛才來之前,黎南就已經打算好了,若是對方跟自己發火,那就把這《運雷心法》第二重的口訣拿出來,這樣便能夠讓對方徹底消氣了。
可黎南萬萬沒想到,竟然會發生了剛才的事情。
不過黎南也不是那么小氣的人。
他知道唐瑾蘭現在應該也差不多已經修煉完了第一重,正是需要這第二重口訣的時候,所以便沒再藏私直接給了對方。
“第二重口訣?你會有這么好心?”
唐瑾蘭一臉懷疑地看著黎南。
在唐瑾蘭看來,眼前這個家伙,就是一個十足的流氓,怎么可能會主動替自己著想。
黎南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自己明明是做好事,卻還要遭人懷疑,這也太難了。
“沒什么,你好歹也讓我看了這么長時間的腿,這點口訣,就當是給你報酬了?!?br /> 黎南一臉笑意地說道。
“什么?”
唐瑾蘭一愣。
隨后,她才忽然想起了什么,趕忙低頭看去。
她這時才想起來,剛才自己只顧著追出來報仇,下面竟是什么都還沒穿。
一時間,唐瑾蘭整個人徹底凌亂了。
所以說,剛才自己拿鞭子抽打對方的時候,對方已經徹底把自己給看個干凈了嗎?!
一念至此,唐瑾蘭便徹底暴怒了起來。
“黎南,你個混蛋,我要殺了你??!”
唐瑾蘭說著,一道更為兇猛的電芒,便再次shu21.cc朝著黎南呼嘯而去。
“我靠,你別亂來啊,再這樣的話,第三重的功法,我可就不給你了??!”
丟下了這一句之后,黎南便再也不敢有任何的久留,趕忙抱著那些箱子便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。
“你……”
唐瑾蘭氣得渾身顫抖。
她真是不知道,這個世界上,怎么會有這么可惡的一個人!
唐瑾蘭只覺得,把對方給殺了都不足以泄憤!
可偏偏,自己還需要他的那第三重的功法,還不能動他。
這種想殺卻又不能殺的感覺,簡直是讓唐瑾蘭整個人幾乎都要爆炸。
與此同時,黎南抱著箱子一路倉皇地便跑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看到身后唐瑾蘭并沒有追出來,黎南這才終于是長松了一口氣。
只不過,黎南這邊剛轉過身去,便看到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多出了一個身影來,頓時嚇得不輕。
黎南還以為是唐瑾蘭直接跳進了院子,可隨后他看清對方只是向旭的時候,這才終于松了口氣。
“臥槽,你特么什么時候來的,嚇老子一跳!”
黎南輕拍著自己的胸口,驚魂穩定地說道。
“哦,剛來?!?br /> 向旭喝了口酒,面色沉悶地隨口說道。
看到向旭這副樣子,黎南不由得一怔。
自從他認識向旭一來,對方就跟個吉祥物一樣,整天樂呵呵的,可是今天,這明顯是有些沉悶啊。
“你這是怎么了,大早起就喝上了,是受什么刺激了嗎?”
黎南好奇地問道。
“沒有,就……思考一下人生而已?!?br /> 向旭又倒了杯酒,一臉惆悵地一飲而盡。
“臥槽……”
黎南真的是被向旭這副深沉而又裝逼的架勢給鎮住了,這該不會是真受什么刺激了吧。
隨后,黎南才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“你該不會是因為昨天那個洋妞的事吧?這個我可以跟你解釋的,其實她……”
黎南開口便要把那洋妞其實是個殺手的事情給說出來。shu22.cc
只不過,黎南一句話還沒說完,卻被向旭給直接伸手打斷。
“一個女人而已,南哥你不用跟我解釋?!?br /> 向旭面色平靜地說道。
“那你……”
黎南愕然。
“我沒事,就給你送點早餐而已。好了,沒事我就先走了?!?br /> 說罷這話,向旭便直接起身離開。
看著向旭那默然離開的背影,黎南一臉地愕然。
尼瑪,這貨是改走憂郁路線了么?
這時,走到門口的向旭卻是又忽然開了口。
“對了南哥?!?br /> 向旭背對著黎南,口中吐出了一個煙圈,然后聲音憂郁地說道:“下次你脖子上戴個項圈,這樣,更有意思?!?br /> 一本正經地丟下這句話,向旭便直接踩著憂郁的步伐離開。
只留下黎南站在那里,一臉的懵逼。
“wtf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