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昌言默默拿起草莓汁,隨便碰了碰桌子邊一個橙汁的杯子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樂?!?br />
    白老父一臉平靜透著心酸的笑。

    秦醫生也拿起橙汁,碰了回去,“干杯,唉,這就是愛情啊?!?br />
    吃火鍋,沒有人幫忙涮,感覺有點寂寞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窗外傳來嗖嗖的聲音,是煙火。

    白薇薇給葉雨軒夾了個熱豆腐,順口說一句,“新年快樂?!?br />
    葉雨軒輕垂著眼睫,正在給她撈肉片,聽到她的話,也輕聲說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樂?!?br />
    這個年過得熱鬧自在。

    吃完飯麻將就懟起來。

    葉大佬也許是昨天晚上吃了半飽,大年三十倒是沒有掃興。

    讓所有人輸到沒有臉見人。

    不過他天天幫著自家媳婦贏別人,也不是個良好品德。

    三十這一夜,大家都開開心心熬夜。

    電視里放著春晚,聽著難忘今宵。

    又看著窗外連夜放著的煙火海。

    白薇薇麻將打累了,才去到杯冰水,邊喝邊瞇著眼。

    然后她輕聲說:“統子,滿了嗎?”

    系統果然回答,“早就滿了?!?br />
    白薇薇笑了笑,“那我們走吧?!?br />
    系統:“嗯?怎么不過完年再走?!?br />
    白薇薇看了一眼正往門口走,去給要回去的白昌言跟秦秋開門的葉雨軒。

    她聲音淡淡的,卻透著一股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沒法子啊,葉小妖精太勾人了,再不走,我可能就舍不得了?!?br />
    舍不得放下他,舍不得離開這里。

    舍不得對不起他。

    可是又不得不舍下。

    她更舍不得,她先死的時候,他的感受。

    如果真要愛他,好好過一杯子。

    那么她是要給他送終的。

    每次都早死,為了自己喜歡的男人,怎么也要長命百歲,歲歲愛他。

    白薇薇輕聲說:“愛他,舍不得他絕望痛苦呢?!?br />
    說她自私自利也好,她就是這種為了自己愛的人,能天誅地滅的人。

    甚至能將別人的感情踩到腳底下。

    只是為了自己活下去。

    她是個壞人。

    一個幸運,有人愛的壞人而已。

    系統久久沉默,然后聲音有些難過的沙啞,“快要好了,多忍受幾個位面吧?!?br />
    一萬七千五的生命值。

    兌換出來的是年齡接近四十八年。

    她現在才二十歲出頭,加上這些生命,就能活到六十八九歲。

    還不夠。

    想要長命百歲,還需要二三十年左右的壽命。

    系統抬起自己的手,幼小的手掌心,是力量退化了。

    但他還是說:“我會爭取好點的位面,努力讓你的身體能承受兩千以上的外來生命值的?!?br />
    兩千生命值,每個位面能兌換五年以上的壽命。

    能加速她不用穿越的命運。

    她太累了,走過的路也太漫長了。

    他也舍不得她這么一直,一直忍受折騰下去。

    她是他唯一一個,零敗績的宿主。

    也是唯一一個一窮二白的情況下,能走到這種地步的人。

    在系統的心里,她是他當之無愧的王者。

    唯一的,永遠無可替代。

    白薇薇笑了笑,“新年快樂呢?!?br />
    系統也笑了下,“嗯,新年快樂?!?br />
    然后她緩緩閉上眼。

    系統抱住她,再次走入黑暗的穿越之路。